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科大讯飞股吧」宁波百强*ST伊尹股价过山车:涨停第一天,涨停第二天,宣布15亿重组到位

时间:2021-04-08 12:39:07作者:佚名

2月3日,宁波伊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伊尹”或“伊尹股份”,000981)的股价被封于涨停日。对于这家前100强房地产企业来说,昨晚披露的公司重组计划实施进度的公告带来了好消息,一直徘徊在重组投资人嘉兴启和金鑫股权投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启和金鑫”)不能按时支付重组投资资金,将导致重组违约甚至终止合同。截至2021年2月1日,在总计32亿重组投资资金(含1.53亿履约保证金)中,已累计支付15亿。

根据《重组投资协议》的相关规定,管理人将继续与重组投资者履行《重组投资协议》。*圣伊尹公司重组经理为伊尹公司清算组,由相关政府部门和法院指定的相关中介机构组成。

然而,在2月2日晚15亿重组投资基金到位的消息披露之前,*圣伊尹股价走出了奇怪的“天空地板”——股价在2月2日开盘时收于涨停,2月1日股价仍在下跌。

“资金重组是提振股价非常重要的信息,不排除重组信息提前已知的可能性。”上海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宜欣在接受《中国时报》采访时表示。随后,记者试图联系圣伊尹的秘书赵书,但没有人接电话,也没有人发短信。

仍有17亿重组投资资金未付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2021年2月1日,漯河欣欣已向公司经理指定的银行账户支付总投资额15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根据《重组投资协议》的相关规定,为了维护上市公司和股东的利益,管理人将继续与重组投资者履行《重组投资协议》。

同时,公告还提醒,17亿剩余投资额尚未支付,根据《重组投资协议》的约定,仍存在何姿金鑫无法支付剩余投资额的风险。

根据公告中披露的时间节点,何姿金鑫已经付出的15亿就像是在断断续续地挤牙膏。截止2021年1月4日,漯河欣欣共缴纳6.66亿元;截止2021年1月13日,漯河欣欣缴纳3亿元;截至2021年2月1日,何姿金鑫支付了5.34亿元。剩余的17亿元,何姿金鑫申请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支付。

关于资金来源,漯河鑫鑫在公告中披露,在最近支付的8.34亿元中,有5亿元来自漯河鑫鑫(以下简称“龚宇创业”)的有限合伙人宁波龚宇创业投资有限合伙公司(以下简称“有限合伙”)。自有资金3.34亿元由漯河鑫鑫有限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宁波叶澄沥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池基控股”)贷款。

工商信息显示,银工创业股权渗透背后的真正控制人是宁波市鄞州区国资委。根据银工创投全体合伙人签署的《合伙协议》规定的投资决策程序,银工创投的实际控制主体为宁波史圣宏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0.5%,背后的大股东为国内最早市场化运作私募股权基金的专业金融机构之一,实际控制人为蒋明明。

公告中披露的此前6.66亿元的款项,大部分来自何姿金鑫的几个有限合伙人。

宁波叶澄沥青有限公司是一家注册资本1800万元的小微企业,不是何姿金鑫的有限合伙人。

何姿金鑫成立于2020年8月,是一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目前处于融资阶段,尚未开展具体的生产经营业务。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时报》记者,*圣伊尹重组实际上是何姿金鑫的真正控制人羽烈王想要接管上市公司的外壳,但自己的资金实力不够,因此多次违约延期付款,另一方面,他为包括合伙人在内的多方拆解筹集资金。“即使最后剩下的17亿到位,*圣伊尹也相当于扛着一个沉重的炮弹。”

《中国时报》记者试图联系羽烈王,但没有人接电话。

濒临终止的重组投资者

*圣伊尹,总部在宁波,是一家跨区域的房企。连续15年入选中国房地产企业百强,隶属于民营企业500强之一的伊尹集团。后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曾经的宁波首富熊。除了伊尹有限公司,伊尹集团还拥有另外两家上市公司,河池化工(000953)和康强电子(002119),河池化工现在已经成为*ST河化工。2019年6月,伊尹集团宣布破产重组。

根据重组计划,伊尹股票的销售收入和利润从2018年开始下降,同年开始出现亏损。由于伊尹有限公司债务负担沉重,到期偿债压力巨大,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长期风险。自2019年4月以来,伊尹股份先后出现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重组目标履行不达标、承诺方不能及时进行履约补偿等重大问题。虽然伊尹股份有限公司积极采取了全面的内部改革和脱困措施,但仍无法摆脱上市公司的经营困境和债务危机。

根据2020年12月11日签署的《伊尹股份有限公司重组投资协议》,重组投资人评审委员会选定何姿·金鑫为重组投资人,收购总价32亿,一期投资8亿(含履约保证金1.53亿),二期投资24亿。

但2020年12月25日,何姿金鑫在首笔投资中支付5.43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后,未支付2.57亿元,构成违约。此后,何姿·金鑫一再要求延期付款。外界对何姿金鑫的资金来源也有怀疑,认为来自银泰沈国军和伏羲体系。当时,何姿·金鑫的真正控制者羽烈王告诉《中国时报》记者,社会上有许多不准确的解释,他可以在事件结束后再接受采访。

当投资基金跌跌撞撞到位时,圣伊尹的股价直接反弹,没有任何放缓。文怡福信资本咨询公司创始人阮超告诉《中国时报》记者,可能存在内幕交易嫌疑,但这取决于是否会引发调查以及调查结果。“未能核实只是怀疑”。


以上就是科大讯飞股吧宁波百强*ST伊尹股价过山车:涨停第一天,涨停第二天,宣布15亿重组到位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进滢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