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事故频发!建议“菜鸟”朋友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远足 600086资金流向

时间:2021-03-10 18:19:24作者:佚名

原标题:事故频发!奉劝“菜鸟”驴友们,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远足!

新华社合肥5月6日电(记者张子伦、程迪、孟)截至5月5日上午,在“秦岭敖太线多驴友被困”事件中,已确认2名驴友死亡。据记者调查,从事户外“野游”的驴友数量处于井喷态势,但很多驴友和野游组织却处于“无专业水平、无管理、无约束”的状态。此外,救援机制、责任认定、处罚机制等相关法律法规仍不完善,导致“任性”出行事故频发。专家建议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非法“踏青”的成本,提高“踏青”组织的专业水平,杜绝旅行者频繁遇险。

户外“野游”成了旅游事故多发区,冒险成了致命

“五一”假期前后,全国许多户外运动队在宝鸡市太白山开展了穿越活动。由于暴风雪,截至5日上午,已确认有2名驴友遇难,失踪人数不详,搜救工作正在进行中。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仅过去一年,就有12名“朋友”非法被困九寨沟,救援队连夜高空抢救;6名游客夜间冒险进入山路周围的五台山,被困半山腰近4小时;一位广州“女性朋友”等三人徒步在喀纳斯迷路,不幸遇难;一个山东驴友随队从四川木里非法越境到亚丁,遇险身亡。

也有驴友在“探险”,不惜非法破坏文物。在过去的4月份,三个驴友在参观世界自然遗产地三清山时,擅自使用攀岩工具打洞、钉岩石、攀登地质遗迹,因涉嫌故意破坏景点和历史遗迹被当地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甚至有些驴友为了“探索”和“刺激”打工作人员。2016年夏天,在四川眉山柳江古镇游玩时,5名游客试图越过景区警戒线进入水漫大桥,但被水安全管理员拦下,大打出手。

根据中国登山协会户外登山人口调查数据,中国户外总人口为1.3亿。然而,随着登山户外运动的快速发展,参与登山户外运动的人口急剧增加,户外事故频繁发生。2016年,室外事故超过300起——事故总数和伤亡人数同比大幅增加。

这些事故不仅伤害了驴友的生命健康,也大大增加了景区的管理负担。在一些景区,高达60%的年度应急预案费用用于救助驴友,人工成本尚未计算。

“三无”现象导致户外“野游”的危险

据记者调查,目前很多驴友和狩猎组织处于“没有专业水平,没有管理,没有约束”的状态。

——安全意识差,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贸然“郊游”。飞鹰是蓝天救援队在闽浙赣三省的联络官,是资深的“朋友”。他说十几年前朋友的门槛很高。加入户外运动队,必须经过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等多方面;如今,有些人缺乏在野外生存的技能,敢于带着帐篷和夹克在户外探险。很多人安全意识非常薄弱。

2014年,两个驴友在澳泰中学扎营休息时,第二天被发现因燃气灶使用不当而深度昏迷。据业内人士介绍,即使是经验丰富的驴友,有时也会低估自己的情况,一些新驴友缺乏野外生存经验,导致意外和危险。

——网络组织中的“郊游”数量增加,很多组织者和参与者处于无管理状态,驴友没有自己的自律组织。江西野生动物生存研究会会长曹表示,大多数户外运动协会和驴友俱乐部都是人民群众自发组建的,他们大多利用网络联系和组织活动。组织的进入门槛低,组织者专业技能有限,可以随意组队,为后续行程埋下安全隐患。

“飞鹰”说,他每年都支持很多朋友的遇险事故。“山野和景区发生的事故很多,都发生在景区,而且大多是逃票走非常规路线的朋友。”

同时,行业管理滞后于驴友们日益增长的“野游”需求。曹说,中国目前的旅游目的地和线路的难度是不分级的;也没有对导游进行分类,比如将专业要求较高、就业风险系数较高的野外生存领队与普通导游群体分开,加强准入资格管理等。

——相关法律法规没有明确规定和约束,导致非法“郊游”成本低、冲动高。据基层旅游部门工作人员分析,虽然旅游法明确规定“旅游者在接受有关组织或机构的救助后,应当由个人承担的费用,应当由旅游者支付”。但是对于支付多少,如何追回,并没有详细的规定。这导致很多驴友获救后逃避责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缺乏“备案制度”等行业管理措施,五一前后被困在澳泰道口的人数难以统计。

明确责任,加重处罚。旅游安全不能“任性”

专家认为,鉴于“游猎”市场的野蛮增长,有必要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非法“游猎”的处罚力度。

有资深旅行者认为,从背包客和户外探险者的动机出发,追求风险是必然的。但在行业管理和“户外游”组织管理上,要加强事前的事故防范,包括针对户外自助旅行者的安全风险宣传,野外生存的专业技能培训等。

吕游俱乐部的许多高层领导建议,可以借鉴一些国家和地区户外运动的管理规定,对商业探险旅游机构或俱乐部进行资质认定和管理,引入第三方机制,引导非营利组织和个人从事相关的组织活动。

国家经济战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表示,结合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建议明确进口“禁入区”的界限,完善景区预警和风险防范体系,针对不同风险等级和不同类型的旅游区,相应实现“备案制”或“禁入”等不同层次的管理。

长期从事背包旅游研究的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朱璇表示,我国户外活动法律关系和责任不明确是我国户外安全管理领域需要规范的法律命题。她认为,《行政许可法》和《旅游法》都没有明确指出什么样的机构有资格开办户外俱乐部。虽然《旅游法》要求冒险等高风险旅游项目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经营,但《有关规定》需要细化。

目前,一些地区已经开始探索和完善相关法规。比如将于6月1日实施的新版《安徽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了“野游”的门槛和违规的处罚规则。如“召集人、组织人应具备必要的引导联络、应急救援工具和设备”,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进行游览活动,影响景区资源安全和人身安全,拒不改正的,给予警告或者处以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


以上就是事故频发!建议“菜鸟”朋友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远足600086资金流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进滢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