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并购中合伙企业的税收问题研究 基金拆分

时间:2021-02-20 19:57:18作者:佚名

近年来,在重组交易的专项税务风险核查中,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的合伙企业出现在重组交易的股权转让方,特别是在国家鼓励创新的背景下,大量私募股权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以合伙企业的形式出现,一些企业也以合伙企业的形式建立持股平台,以鼓励员工。在分析上述类型合伙企业的涉税交易时,笔者发现现行税收政策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通过对一起涉及合伙企业的并购重组案例的梳理,阐述了并购重组中合伙企业交易过程所涉及的税收政策的不确定性。

一、基本情况

l公司是一家电子元器件制造商,客户多为知名消费电子公司。经过十几年的运营,2015年营业额超过120亿元,净利润超过3亿元。公司股东和管理层希望通过在中国上市获得更多资金扩大业务规模,但考虑到IPO上市时间较长,公司计划借壳上市。

在借壳之前,公司股东和董事会决定对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实施激励计划,因此在2015年6月成立了M和N两个有限合伙企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分别是两个合伙企业的合伙人。

2015年8月,L公司原100%控股股东A公司将L公司4.43%和2.12%的股份分别转让给M和N两家合伙企业,转让价格分别为7728万元和3704万元。所有合伙人都为购买股份筹集了自己的资金。

2016年,L公司与上市公司J达成借壳上市协议,上市公司J分别以20,730,000,918,339,000元和439,476,000元的交易价格发行股票,从A公司、M公司和N公司两个合伙企业取得L公司的股权。股权变更登记于2016年11月完成。

重组协议还规定了绩效薪酬。如果L公司2017年至2019年三年的经营净利润未达到约定金额,则L公司、A公司、M公司、N合伙企业的原股东需要向上市公司J支付绩效薪酬..

2017年和2018年,L公司实现了绩效目标,但2019年L公司绩效未达标,与约定绩效目标相差5028万元。根据协议,A、M、N三家企业需要在2020年6月前对L公司进行差额补偿。

2020年税务机关进行风险验证时,发现M、N合伙企业的合伙人未申报股权转让收入,税务机关要求两个合伙企业补缴税款和滞纳金。

二、争议焦点

(a)转让股权时,合伙企业应如何纳税?

税务机关的观点:根据2000年财税第91号第四条、第五条规定,合伙企业股东转让股份应纳税,其中公司合伙人应缴纳企业所得税,自然人合伙人应以合伙企业分配的留存收益作为生产经营所得,适用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计算征收个人所得税。

合伙企业合伙人的观点:个人直接投资转让被投资企业股权按“财产转让所得”征税,适用税率为20%,通过合伙企业间接投资按“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征税,适用5% ~ 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产生的纳税义务差别很大,税负严重不公。要求合伙企业适用“渗透”税率,税率为自然人直接转让股权交易的20%。

(二)合伙企业股权转让涉及业绩补偿时如何纳税?

税务机关的观点:根据财税〔2000〕91号的要求,合伙企业的股权转让所得,应当在股权转让年度计入合伙企业的营业收入。股权转让后有绩效薪酬的,绩效薪酬计入合伙企业当年支出的薪酬。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转让收入应纳入2016年的经营收入,合伙企业的合伙人需要对2016年的留存收入缴纳个人所得税,2019年因未能履行业绩承诺而需要支付的补偿金额计入2019年的合伙企业支出。

合伙人的观点:由于股权转让伴随着业绩承诺,转让当年是否应该支付业绩报酬并不确定,获得的股权转让收益金额仍不确定。履约承诺结束后,对实际收到的股权转让收入,扣除履约补偿后,应纳税。这种情况下,合伙企业的合伙人认为2019年业绩承诺结束后应纳税,股权转让所得为转让价格减去业绩补偿后的金额。

(3)合伙企业收到股权支付对价时,非货币性资产投资的递延所得税政策是否适用于自然人股权转让?

税务机关观点:财税[2015]41号文件规定,只有自然人可以将其股权投资于境外,合伙企业不能适用“渗透”原则适用非货币性资产投资递延政策。

合伙合伙人的观点:合伙企业转让股权收到的对价为上市公司全部股份,且有三年限售期,因此没有足够的现金纳税。而对于股权支付的股权转让,法人和自然人都有递延税收政策,也应该适用于作为转让主体的合伙企业,否则税收政策会缺乏公平性。

第三,法律分析

(一)纳税义务时间和适用税率

财税〔2000〕91号第四条“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企业)的总收入在每个纳税年度扣除成本、费用和亏损后的余额,视同投资者的个人生产经营所得,《个人所得税法》中“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的应税项目,适用5%-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计算征收个人所得税。前款所称总收入,是指企业从事生产经营和与生产经营有关的活动取得的收入,包括商品(产品)销售收入、经营收入、劳务收入、工程价款收入、财产租赁或转让收入、利息收入、其他业务收入和营业外收入。”

并购重组中合伙企业税收问题研究

第五条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将生产经营所得全部作为应纳税所得额;合伙企业投资者应当根据合伙企业的生产经营收入总额和合伙协议约定的分配比例确定应纳税所得额。合伙协议未约定分配比例的,以生产经营收入总额和合伙人人数为基础计算各出资人的应纳税所得额。前款所称生产经营收入,包括企业分配给个人投资者的收入和企业当年留成的收入(利润)。”

2000年财税第91号对合伙企业股权转让交易中如何纳税作了明确规定,即合伙企业的营业收入在股权转让并入合伙企业当年总收入时计算,合伙企业的个人合伙人按照一定的分配比例和5%-35%的累进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

《关于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字〔2019〕8号)第二条创业投资企业选择单一投资基金核算的,其个人合伙人从基金中分得的股权转让收入和分红收入,按照20%的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本案交易时间发生在2019年第8期《财水》刊发前,合伙企业M、N并非2019年第8期《财水》指定的创投企业。因此,本案交易只能适用财税〔2000〕91号的规定,按照股权转让当年的营业收入纳税。

(二)递延所得税政策的应用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投资非货币性资产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5]41号)第三条“个人投资非货币性资产,纳税人一次性纳税有困难的,可以合理确定分期付款计划并报主管税务机关备案,自上述应纳税行为发生之日起5个日历年(含)内分期缴纳个人所得税”。本文非货币性资产投资主体仅限于个人,不包括合伙企业。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合伙企业转让股权所收到的股权对价,均可视为非货币性资产投资,但不能适用财税[2015]41号文的规定,可以适用递延所得税政策。

四.启示和建议

从上述案例中不难发现,现行税制中存在许多涉及合伙企业股权转让的税务企业纠纷。目前主要参考财税[〔2000〕91号和国税函[〔2001〕84号的相关内容,20年前规定的一些税收政策已经很难适应当今业务发展的需要。

合伙重组在整个重组交易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征管过程中的政策缺口和不确定性必然导致巨大的税收风险。针对目前涉税企业之间在合伙企业股权转让中存在的纠纷,笔者也提出了一些改进建议。

(一)根据合伙企业的经营范围和所得性质,分别确定税额

对于从事生产经营的合伙企业,合伙企业是经营的载体,可以继续使用现行的“先分后税”的税制。对于专门从事投资业务的合伙企业来说,合伙企业更类似于合伙人对外投资的“管道”,在性质和根源上应视为股东的直接投资。建议采用“渗透”方式,税收与自然人股权转让交易进行比较。

(二)出台相关政策,明确合伙企业股权转让纳税时间和纳税计算的绩效补偿协议

对于有业务补偿协议的股权转让,按照现行政策,需要先纳税后退税,即股权转让当年的收入纳税,如果发生绩效补偿,再通过修改申报表申请退税。还有一些税务机关允许企业按照演出赌博完成后实际收到的转让收入申报个税。建议税务总局出台相关政策,明确此类交易。

(3)建议对合伙企业股权转让收取股权对价的业务,比照自然人,适用非货币性资产递延政策。

无论股权转让方是法人、自然人还是合伙企业,当收到的股权转让对价为股权对价时,都缺乏“纳税所需资金”。如果前两类受让方可以适用递延所得税政策,合伙企业也应适用,以保证税法的公平。


以上就是并购中合伙企业的税收问题研究基金拆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进滢股票网其他的资讯!